合作的事情谈得很愉快,第一个月丹药柳无邪自己炼制,每五天去徐家拿一次。

    获得利润五五分,一月之后,将炼制之法交予丹宝阁,所得利润三七分,丹宝阁七,柳无邪干拿三成,合同三年期限,三年后天灵丹所属权归丹宝阁。

    “这是我需要的一些药材,凑齐了送给我,所需的金币,你们先垫付,从利润里面扣除便是。”

    拿出提前写好的单子,放在桌子上,雷涛拿起来,眉头微蹙。

    一番商谈,对柳无邪的态度大大改观,他已经怀疑,外界传言并不真实,那种上位者的气息,绝非有假,只有掌握生杀大权的强者身上才会出现。

    “这些灵药我们丹宝阁都能凑齐,唯独这九阳果跟赤灵草需要从皇城调运过来,最快需要五天时间。”

    雷涛放下单子,语气有些不悦。

    “那我五天后再过来。”这两味药材是炼制续脉丹主要材料,不容有失,目的已经达到,站起身子,朝外面走去。

    两人纷纷起身,尤其是霍大师,态度完全变了,一脸恭敬的跟在身后。

    他的小命还掌握在柳无邪的手里,必须要小心翼翼的伺候着。

    “霍大师,你确定丹方是真?这种合作,如果失败,对我们丹宝阁影响巨大,阁主回来,定会怪罪。”

    自始至终,雷涛没参与商谈,丹宝阁许多事情,由霍大师主持,他只负责销售这一块。

    “我推演了十几遍,丹方十有八九是真,只要面世,我们丹宝阁在大燕皇朝的地位,将会大大提升,你去送送他,如有其它什么要求,一并满足他,是真是假,五天后自会知晓。”

    最后一句话说完,霍大师眼角露出一抹阴狠,五天后拿不出天灵丹,他会亲自前往徐家,灭了柳无邪。

    踏出内堂,才过去半个时辰而已,大厅人满为患,破裂的柜台,已经替换掉,被打的青衣小厮看到柳无邪的那一刻,一个个恨得咬牙切齿。

    “小子,你竟然活着出来了,给我死吧!”

    紫袍男子骤然偷袭,柳无邪出现的那一刻,手中尺子,凌空斩下。

    破空声直逼而来,打得所有人一个措手不及,谁会料到,柳无邪进入内堂,还能完好无损的走出来,这不符合逻辑。

    “雷执事,这就是你们的待客之道?”

    柳无邪并未出手,神识一动,雷涛故意隐藏在门帘后面,想要试探柳无邪真实手段,事已至此,不好隐藏下去,他们之间还有合作。

    “周桐,住手!”

    大步流星,出现在大厅之中,一声冷喝,打断了周桐,手中尺子停顿在半空中,雷涛释放出的先天之势,差点将他掀飞。

    强横的气劲将周桐震退,头发散开,面色狰狞,他不解,雷涛为何要阻止他诛杀柳无邪。

    “雷执事,我再加一条,以后我不想在丹宝阁再看到此人,如果做不到,合作——终止!”

    柳无邪说完,朝外面走去,人群自动让开一条通道。

    留下一个背影,还有无数悬念,消失在众人视线。

    “周桐,你收拾东西离开丹宝阁吧,我会付你三个月的俸禄,从此以后,你跟丹宝阁没有任何关系。”

    雷涛面无表情的说道,让在场所有人如遭雷击,这是闹得那一出,为了徐家小小赘婿,逐出周桐,到底他们之间发生了什么事情。

    “不”

    周桐仰天咆哮,一屁股坐在地面上,丹宝阁的俸禄非常优越,这些年仗着在丹宝阁混个小头目,过得风生水起,失去丹宝阁这座靠山,他什么都不是,无疑斩断了他的后路。

    “都是这个废物,我要杀了他!”周桐站起来,双目猩红,俸禄也没拿,离开丹宝阁。

    雷涛没拦他,任由他离去:“把上面所有需要的药材整理出来,送到徐家去。”拿出柳无邪留下的单子,让药材头目赶紧准备一下。

    “是!”

    负责药材的头目发现苗头不对,赶紧拿着单子,开始抓药,至于周桐的怒吼声,早已被人忽视,大家好奇柳无邪到底做了什么,让丹宝阁对他的态度发生这么大的改变。

    离开丹宝阁,柳无邪并未直接回徐家,朝西街走去。

    昨晚邀他一起的几名狐朋狗友,就住在此地,到底是谁想要杀他,必须要调查清楚。

    刚转过街角,两名徐家下人恰好路过此地,目睹柳无邪走向西街。

    “快回去通知老爷,那个废物又去找狐朋狗友了。”

    暗地里,徐家下人称呼柳无邪是废物,早已不是什么秘密。

    穿过两条小巷,前面出现一座院落,平常的时候,柳无邪喜欢过来找他们三个出去吃喝玩乐。

    昨晚的事情,他们三人一定知情。

    推开院门,里面空空如也,快步踏入屋子,里面的细软全部消失,连夜离开了沧澜城。

    目光扫过厅堂,突然定格在墙角,丢弃着一枚不起眼的小香囊,大概婴儿手掌大小。

    伸手捡起来,放在鼻子边闻了闻,以他对三名好友的了解,从不佩戴这种香囊,那是何人留下?

    “迷幻散!”

    眼眸一缩,香囊中释放出迷幻散的味道,吸入一口,可以让人神智错乱,做出各种丧失理智的事情来。

    “果然如此,昨晚有人收买了他们三个,引诱我去青楼,暗中一掌毙命,造成整个青楼坍塌,活活被压死的假象。”

    收起香囊,迷幻散极难炼制,整个沧澜城,没有人能炼制出来,到底是谁想要杀他。

    没有其它线索,转身离开屋子,快步回到徐家,许多下人聚集在大殿外围,抻着脑袋朝里面看,发生什么事情了?

    徐义林眉头紧锁,在他面前摆放好几筐兵器,刀剑叉戟都有,徐家的兵器在沧澜城非常有名,供不应求,家族主要收入来源,靠着兵器坊。

    徐家一共有五座兵器坊,每天打造的兵器少说也有数千把,依旧无法满足沧澜城的武者需求。

    岳母杨紫也在,徐凌雪秀眉微蹙,静静的坐在里面,像是一朵洁白的莲花,纯洁无瑕,眉宇间流露出一丝担忧。

    “听说我们徐家的炼器大师傅都被田家挖走了,还带走了我们徐家独特的炼器之法,这次对我们徐家打击太大了。”

    大殿外面,传来小声议论,柳无邪穿过人群,他们的谈论声听的一清二楚。

    沧澜城四大家族,徐家以炼器为生,占据沧澜城百分之七十左右份额,剩余百分之三十由田家掌控。

    他们的炼器术远不如徐家,年轻的时候,徐义林靠炼器术崛起,炼的一手好兵器,闻名沧澜城。

    最近几年,田家不知道从哪里请来一名炼器大师,逐渐有超越徐家炼器术的趋势,徐家的兵器在价格上,一直比较亲民,田家虽然炼器术追赶上来,市场份额却一直被徐家霸占。

    两家明争暗斗,徐家比较保守,不主动挑事,田家却咄咄逼人,已经挖走好几名徐家炼器师。

    这几名大师傅,是徐义林亲手调教出来,跟师徒一般,竟也会背叛徐家!

    地面上散落的兵器,很粗糙,徐义林拿起来一枚长刀,右手食指轻轻弹了一下,刀锋出现一块豁口,质量上明显不过关。

    放下兵器,扫了一眼外面,目光落在柳无邪身上,只好硬着头皮走进来,每个人脸上露出幸灾乐祸的表情。

    “你又去西街了。”

    徐义林脸色阴沉下来,昨天的事情还没跟他算账,这才过去多久,又跑到西街,让他火冒三丈,家族的事情,已经火烧眉毛了,他还有心思出去鬼混。

    “你这个废物,还有脸回来,要不是你,我们徐家的口碑,怎么会一落千丈。”

    杨紫站出来,指着柳无邪,把所有的责任都推卸到他一人身上。

    徐家高层执事都在大殿之中,掩嘴轻笑,露出轻蔑之色,这个废物败光了徐家人品。

    “娘,先处理兵器的问题吧。”

    徐凌雪站起来,打断了他们之间谈话,柳无邪再不济,是她名义上的丈夫,嘲讽柳无邪,等于取笑她一样。

    狠狠瞪了一眼柳无邪,不在搭理他,不受待见,只好退到一旁,静静地看着。

    “蓝执事,这种残次品一共卖出去多少?”

    徐义林眉头越皱越深,朝蓝执事问道,他负责兵器销售,所有的账目,出自他手。

    “五百件左右,发现之后,我们立即切断货源,这些都是收回来的残次品,市面上留存的不是很多。”

    蓝执事如实回答,幸好发现的及时,没有大批次流到市面上。

    柳无邪拿起一把长刀,轻轻弹了一下,发出驳杂的律律声,上好的材质,没有完全发挥其效果,炼器手法太过生疏,大脑快速做出分析。

    “姑爷,自称丹宝阁的人送来一大包药材,你去收一下。”

    管家走进来,丹宝阁的药材已经送到,跟岳父打了一个招呼,离开大殿。

章节目录

大明:史上最狠暴君起点中文网 後來文学网 繁城阁 大秦:我竟然是秦始皇长子全文阅读 山人自有妙计百度百科 书海之心 红楼阅读 狂人小说 118阅读 玉米小说 玉米文学 烟云小说 好看的小说 丝路文学 丝路小说 乐趣阅读 梦幻之境 偷偷修炼到仙帝被万界视频曝光 大明话事人免费阅读 智人起点 将军被我骗了心以后 仙人只想下班堪梦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