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红布之中拿出两尺短刀。

    比正常长刀略短,刀身弧线更加流畅,在光线的照射下,散发出淡淡的金色光晕。

    来到木桩下,凝练气势。

    修刀要比修剑难度更大,剑有剑势,刀有刀势。

    能领悟出来剑势,算是天才,领悟刀势,属于妖孽。

    当然,他现在这个境界,很难领悟出来刀势,将准确度提升到百分之百,才是他目前急需修炼的东西。

    出刀!

    收刀!

    没有任何武技可言,单纯的拔刀式,简单直接,一刀划出,空气出现一阵波动,产生强劲的气流,涌向两侧的树木,发出沙沙声。

    “还是不够快,刀的准头提升不少,速度依然无法达到我想要的效果。”

    收刀而立,拿起白色毛巾,擦拭脸上的汗水,短短一个时辰,出刀一万次,平均一分钟出刀八十三次。

    这种高强度修炼,没有强悍的肉身,普通人根本支撑不下来。

    几乎压榨了身体所有潜力,累的像是死狗一样坐在地面上,身体中的真气,消耗殆尽。

    艰难的站起来,剩余的三分之一淬体液全部倒入桶中,脱掉衣服钻进去。

    钻心的痛处,袭遍全身,肉身枯竭状态,更适合用淬体液来打熬,每一条筋脉,每一个窍穴,每一寸毛孔,都在贪婪的吸收。

    运转太荒吞天诀,浓郁的灵气,犹如活过来,从四面八方涌入柳无邪的院子,这几天下人一直私下议论,徐家上空的灵气,被某种神秘的力量给抽走了。

    筋脉传来战鼓声,这又是要突破的征兆,灵气进入身体,融入吞天神鼎,里面的液体越来越多。

    “肉身已经达到极限,可以突破了。”

    倒出一粒天灵丹,一口吞服下去,每一重境界,打磨的圆满无暇,才会选择突破下一重境界。

    灵液倒出,融入四肢百骸,丹田中的真气,飞速暴涨。

    连堂堂仙帝都搞不清楚,吞天神鼎里面的液体,到底是如何形成,随着修为的提升,液体的纯净度也在提高,凝练液体的速度在减缓,需要寻找灵气更浓郁的地方修炼。

    “要尽快布置一座聚灵阵才行!”

    炼丹师:炼制丹药。

    灵纹师:刻画符咒、符箓等,同样用于炼器当中。

    还有一种职业,阵法师。

    沧澜城四大家族,松家以阵法闻名,他们对阵法一途,研究颇深,排名四大家族第一位。

    四大家族分别是徐家,田家,松家,万家。

    徐家属于新晋贵族,崛起不过几十年而已,人丁稀少,这三家可是老牌家族,弟子众多,产业更是遍布大燕皇朝。

    田家主要经营妓院,赌坊之类的生意,最近几年涉足兵器行业,抢夺徐家的市场,一个家族长期发展下去,单一的产业,绝对不行。

    只有万家,在柳无邪的记忆当中最为特殊,他们是驯兽家族,掌握独特的驯兽之道,曾今驯服一头四阶妖兽,扬名大燕皇朝。

    四阶妖兽,等于人族洗髓境,强大的一塌糊涂,万家的产业以驯兽场、斗兽场居多。

    每个家族,都有自己的立足根本,相互之间,互不干扰,这次田家的做法,打乱了沧澜城几十年来的平静,一场暗波,悄然而至。

    真气终于不再增长,一股强横的气浪,冲击后天六重桎梏,如同一记闷锤,强行撬开这道门户。

    换成常人,每一次突破都要小心翼翼,柳无邪则不是,用最狂暴的方式,他的肉身,得到神秘液体改造,早已异于常人,不必担心肉身崩裂的情况发生。

    从夕阳到日落,天色渐渐暗下来,穿好衣服。

    “呼呼呼”

    一拳接着一拳,施展基础拳法,脑海之中有太多的精妙拳法,却一个没有动用,他现在最重要利用基础拳法,锤炼肉身,稳固后天六重境。

    简单朴实,没有华丽的招式,每一拳都是虎虎生风,打得空气乱撞,吹向四周。

    七星连步,每走一步,地面上的树叶都会卷起来,随着他的身体而舞动,此刻要是有人经过这里,一定惊讶的张大嘴巴,这是先天之灵。

    领悟先天之灵,才能调动天地法则。

    每一拳,每一式,行如流水,浑然天成。

    最后一拳出击,空气突然传来一阵炸鸣,这是空气被急速压缩之后形成的爆鸣声,唯有速度加上力量凝聚到一个点的时候,才能发出这种声音。

    “舒坦!”

    收拳而立,出了一身的汗,来不及换衣服,抽出短刀,继续修炼刀法。

    出刀的速度,要比回来之前,快了很多,准确度也在提升,几乎每一刀都能落在印记上,接下来可以修炼血虹刀法了。

    “姑爷,老爷喊你去用餐了。”

    不知不觉,天色已经暗下来,管家的声音在远门外响起,招呼他去用餐。

    “好,我换完衣服就过去。”

    简单梳洗一遍,连续修炼,身体里面排出来许多污垢,清洗之后,换上干净的衣袍,朝内厅走去,好久没有一家人用餐了。

    岳父,岳母,还有徐凌雪已经等候多时。

    今天发生的事情,让岳母对他的态度大大改观,主动站起来,替柳无邪盛好了米饭。

    “谢谢岳母!”

    柳无邪的话很少,以前每次过来用餐,没少遭受岳母数落。

    徐凌雪端起碗,吃饭的姿势都是那么优雅,夹起一块肥而不腻的樱桃肉放入口中,发出轻微的咀嚼声,换成往常,每次柳无邪过来吃饭,她都会提前吃完离开,两人很少打照面。

    这应该还是第一次同桌用餐。

    “无邪,这是万家送来的请帖,我最近几天都很忙,没时间过去,你跟凌雪明天替我去一趟。”

    徐义林拿出一份请帖,放在柳无邪面前,最近家族发生太多的事情,炼器大师傅被田家挖走,兵器坊险些被人陷害,每天忙得焦头烂额,这种不必要的宴会,只好由柳无邪去参加。

    “万家的请帖?”

    柳无邪放下碗筷,万家跟徐家少有来往,突然送来请帖,有些错愕。

    “是这样的,万家最近新引进一批妖兽,搞了一个百妖会,邀请沧澜城各大家族族长跟一些青年才俊参加,我听说帝都城也有人前来,我们徐家想要发展,必须要跟万家搞好关系,你们只负责看,负责听就行了。”

    徐义林简单说了一遍,万家靠驯兽场跟斗兽场为生,每一次引进新的妖兽,都要搞一次规模很大的聚会,来提升斗兽场的名气。

    按照徐义林的意思,他们两人只是走走过场,给万家一个面子,多看,多听,多接触外面的世界。

    柳无邪抬起头来,正好徐凌雪也放下碗筷,四目对视,很快又分开,谁也没有反对。

    岳父已经做出决定,想要拒绝也来不及了,距离丹宝阁交丹药的日子还有三天,炼制天灵丹还来得及,先去百妖会,柳无邪也想见识一下。

    真武大陆许多事情,对于他来说,还是很陌生,想要融入这个世界,首先要去了解这个世界。

    “岳父,岳母,我吃完先回去了。”

    匆匆吃完,柳无邪站起来,朝两人鞠了一躬,转身离开。

    “爹,自那晚之后,他好像变了。”

    直到柳无邪走远,徐凌雪突然说道。

    说不出来,就是感觉他变了,更沉稳,眼神更睿智,尤其是眼睛,像是两颗星辰,里面包含太多的故事。

    “我也发现了,人总要长大,他是柳大哥的后人,不可能一直废物下去。”

    徐义林归结于他长大了,三人陷入短暂沉默。

    回到院子,来不及休息,现在每一刻对他来说,都很宝贵,点燃火种,开始炼制天灵丹。

    “灵石,我需要大量的灵石才行,只有灵石才能布置聚灵阵。”

    灵石是生长在地下的一种原生石,里面蕴含大量的灵气,武者修炼,离不开灵石,一枚灵石可以顶普通人十天到一个月修炼。

    大部分灵石矿脉,掌握在那些大宗门或者大势力的手里,普通人根本接触不到,小小的一枚灵石,价格高达十万金币,就算是徐家,每个月购买有限。

    一晚上时间,炼制出来一百多枚天灵丹。

    直到天亮到时候,这才作罢,吞服一枚天灵丹,运转太荒吞天诀,所有疲惫一扫而空,整个人变得精神奕奕。

    早餐是管家送过来,吃完之后,在大厅等候,距离宴会还有一个时辰。

    等了约莫盏茶时间,徐凌雪从幕帘后面走出来,身着青色长裙,用最原始的织布技艺,绣上两只栩栩如生的凤凰,衬托她犹如一只凤凰欲要展翅飞去。

    玲珑的身材在长裙包裹之下,一览无余的展露出那傲人的身材,前凸后翘,每一个地方,找不到一块多余的赘肉,几乎是完美的艺术品。

    肤若凝脂,满头青丝如同瀑布一般,微风一吹,轻轻扬起,嘴唇微张,露出洁白的牙齿。

    今天的装扮,不像是她的风格,宛如出水芙蓉,浑身上下散发出无穷的诱惑之力。

    “妖孽!”

    柳无邪暗自腹诽一句,撇过脑袋,这样的妖孽带出去,到底是好事还是坏事。

    感谢天狗道人陈平道张王爷书友58128097金色葫芦开错季节的花阎王阁彦梦呢你的糖天猫精灵的打赏以及宝贵的月票!

章节目录

我在昆仑山看大门百度网盘 长夜君主免费阅读 离笙文学网 超维武仙免费阅读 情念阁 文学之道 创意文学 狂人小说 118阅读 玉米小说 玉米文学 烟云小说 好看的小说 丝路文学 丝路小说 红枫阅读 狂欢小说 大蛇长生免费阅读 人在斗二,开眼万花筒全文阅读 我不是赛博精神病板斧战士 失憶文学网 执恋小说网